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6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結婚那天,我發覺妻不是第一次   我被兩個女人害慘了。先說第一個吧,我前妻娟。我們是1982年結的婚,我和娟在一個單位。

但如果拿了鑰匙卻不開門,鑰匙就會收回來日領
  結婚那天,我發覺妻不是第一次
  我被兩個女人害慘了。先說第一個吧,我前妻娟。我們是1982年結的婚,我和娟在一個單位。在此之前我沒有結觸過異性。娟是個靦腆的女孩子,文靜秀氣,單位里很多人都對她有意。可能是我比別人細膩內向些,娟獨獨將繡球拋給了我。結婚那天,我發覺娟不是第一次,娟哭了,說出了以前的一段情史。剛剛抱得美人歸,我不想為難她,大度地說,“那都是你的過去了,你現在是我的妻子,我要照顧你一輩子。”
  婚后,我們的生活還算甜蜜。每天我起來買早點,為妻擠好牙膏,平日里做飯洗衣,我樣樣都包了下來。自娟生了兒子后,我更是將她當作寶貝一樣供起來。有一次我的左手受了工傷,回家后,依舊用右手為她燒菜煮飯。有同事開玩笑說我是訓練有素的家庭婦男。可我覺得做這些事再正常不過,家務事誰做還不一樣。
  原先還算勤快的娟被我寵得找不著北了,慢慢地,學會了抽煙、喝酒、打麻將。
  我去外地上學,她領同事進了家
  1992年起,單位公派我去外地上大學。我幾乎每月都回家,一來娟疏于操持家務,讓我不放心,再者與嬌妻愛子離別,每每讓我不忍。三年學成畢業,終于不用受兩地相思苦了。那是1995年,我們的工資漲了,房子也大了,日子過得美滋滋的。
  好花不常開,好景不常在。很快,我聽到了關于娟的風言風語。我的朋友更是敲山震虎地提醒我,注意妻子的作風問題。我也發覺娟對我不咸不淡的,于是委婉地將別人的傳言告訴她。我說,“如果你有什么事,我能理解你,���竟我外出上學,沒有照顧好你,可是我們有了孩子了……”沒等我說完,娟喝斥我不要再說了,沒那一回事。見她態度這樣堅決,我不敢再問下去,怕她沒完沒了地發脾氣。
  后來我才知道,我在外上學時,娟早和單位一同事好了,并且還帶到家里。說這話我是有根據的,因為有一次我回家,親眼目睹了發生在我家的那一幕。妻說,“我會改。”為了孩子,我原諒了她。這可能是一般男人做不到的事,但我卻相信我們還可以重新開始生活。
  忍無可忍,我痛打了她一頓
  娟變本加厲,終有一天和那位同事趁出差的機會私奔了。走之前,拿走了我夾在書中的家底兒,那是家里的全部積蓄。 一個月后,單位聯系上了他們,勒令二人回徐。領導征詢我意見,問我二人要開除哪一個,我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。我不想為難領導,我說,“這事,由你們處理好了。”領導見我這樣,便開除了那位男職工,留下了娟。
  我拿著單位通知上班的條子來到娟的母親家。她躲著不敢見我。那時候,我還沒想過離婚,還想著用寬容來彌補傷痛。我的朋友都罵我,“你真是發賤,你要工作有工作,要氣質有氣質,離了什么樣的找不著。”我只有苦笑,我只想有個安定的家,想讓兒子有爸有媽,這難道錯了嗎?
  我真的想錯了。自那位男同事被開除后,娟又和同單位的另一男子好上了。我出差的時候,她為了打發孩子早睡,竟給兒子吃安眠藥。兒子的話至今我還記得清清楚楚:“媽不好,她一帶男人來,就給我吃一片藥,吃完我就想睡……”我打了娟,第一次痛打了一個女人,實在是忍無可忍,心里想,就是第二天把我槍斃了,也要等我先打完她再說。娟嚎叫著:“我改了,我改了。”但我還是鐵著心地離婚了。
  我發誓不再涉入婚姻,卻又陷了進去
  由于前妻是過錯方,法院把孩子、房子都判給了我。娟沒地方住,只好暫住我家。我和父母都住在一個大院里的。娟依然頻繁地和別的男人交往,我看不下去,她卻振振有詞:“我們離婚了,你管不著。”惹不起,就躲。我在外面租了房子,自己過起清靜日子。這樣過了兩三年,后來我爸得了癌癥,我姑姑找到娟說,“既然你不能照顧病人,就讓我侄子回來住吧。”娟這才離開了我家,和一個生意人同居了。
  我們家人都是那種行善積德的人,對別人從不起壞心,我從小就受著傳統思想的教育,那些對父母不孝敬的人我從不理會。父親去世后,我一聽到關于歌唱父親的歌便會掉淚。經過這許多人生變故,我發誓不再涉入婚姻,一心想著將兒子撫養成人。
  又過了3年,我在外做了些生意。朋友們奇怪我還是單身一人,于是攛掇著為我介紹了一女友淑芬,她比我小4歲,離異帶一子。見面那天,相同的境遇讓我們的心很快碰出了火花。相處了一段日子,淑芬為我打掉了一個孩子。我說:“我們登記吧,再受一次傷害我會死掉的。”淑芬比我冷靜,說再處一段時間吧。我把工資卡、醫療卡、保險卡統統交給她,更把一顆心完完全全地交給了她。我在城北開會,中午都會趕回城南的家為她做好飯,洗了碗再去上班。我覺得,伺候自己所愛的人,是一種快樂。
  她經常翻檢我的包,讓我很不快
  我始終認為,緣分二字太珍貴,有緣無分是不會讓茫茫人海中的兩個人相知相愛的。我十分珍惜和淑芬的這段感情,尤其是她還懷過我的骨肉,這讓我更有責任與她相守一生。可是,我們還是很快有了裂痕。
  自從我把一切財權都交給淑芬之后,每次用錢都要向她要,一開始她還挺爽快,后來,我的工資卡竟成了她要挾我的把柄。淑芬說,“你一個公家人,還能沒有點活錢?”我鄭重地告訴她,“那只是個別人的行為。”淑芬對我的話嗤之以鼻,她經常翻檢我的包,看我的手機,起初我并沒有介意。有一次我向她要100塊錢請人吃飯,淑芬說,“你包里不是有5000塊錢嗎。”我吃了一驚,那是我剛提出來的單位公款,她竟翻看過了。我對她這種不尊重人的行為感到非常不快,又拿她沒辦法。
  相處三年,她還是跟人跑了
  導致我和淑芬直接分手的原因是出于我和一位中學同學的偶遇。那位久不聯系的女同學打電話請我幫她辦點事。事后,我知道她在醫院上班,我正好嗓子發炎,就在她的醫院開了點藥。不想這事被淑芬知道了,不依不饒:“什么同學,你們是同床吧?”我不屑辯解,只好任由她發作。
  我的那位女同學剛離過婚,得知她家與我媽家住的不遠,一次打電話要來玩,我不好拒絕,只得答應。可巧那天淑芬妹妹和幾位朋友在我家打牌。她妹妹見了,當著眾人的面,對前來的同學張口便來了一句:“你是哪里的,竟來勾引我姐夫?”聽說淑芬家中姊妹7人,3個坐過牢,她妹妹可不是好惹的。我見狀趕忙使眼色讓我的同學回避。淑芬妹妹打電話向她姐姐通報后,又追到同學醫院里將人家污七八糟地痛罵了一通。自此,我再也不敢與同學聯系了。
  她經常翻檢我的包,讓我很不快
  我始終認為,緣分二字太珍貴,有緣無分是不會讓茫茫人海中的兩個人相知相愛的。我十分珍惜和淑芬的這段感情,尤其是她還懷過我的骨肉,這讓我更有責任與她相守一生。可是,我們還是很快有了裂痕。
  自從我把一切財權都交給淑芬之后,每次用錢都要向她要,一開始她還挺爽快,后來,我的工資卡竟成了她要挾我的把柄。淑芬說,“你一個公家人,還能沒有點活錢?”我鄭重地告訴她,“那只是個別人的行為。”淑芬對我的話嗤之以鼻,她經常翻檢我的包,看我的手機,起初我并沒有介意。有一次我向她要100塊錢請人吃飯,淑芬說,“你包里不是有5000塊錢嗎。”我吃了一驚,那是我剛提出來的單位公款,她竟翻看過了。我對她這種不尊重人的行為感到非常不快,又拿她沒辦法。
  相處三年,她還是跟人跑了
  導致我和淑芬直接分手的原因是出于我和一位中學同學的偶遇。那位久不聯系的女同學打電話請我幫她辦點事。事后,我知道她在醫院上班,我正好嗓子發炎,就在她的醫院開了點藥。不想這事被淑芬知道了,不依不饒:“什么同學,你們是同床吧?”我不屑辯解,只好任由她發作。
  我的那位女同學剛離過婚,得知她家與我媽家住的不遠,一次打電話要來玩,我不好拒絕,只得答應。可巧那天淑芬妹妹和幾位朋友在我家打牌。她妹妹見了,當著眾人的面,對前來的同學張口便來了一句:“你是哪里的,竟來勾引我姐夫?”聽說淑芬家中姊妹7人,3個坐過牢,她妹妹可不是好惹的。我見狀趕忙使眼色讓我的同學回避。淑芬妹妹打電話向她姐姐通報后,又追到同學醫院里將人家污七八糟地痛罵了一通。自此,我再也不敢與同學聯系了。
酒店工作的內容是什麼呢?你就會有個性的收穫,當你再把個性種植下去,就會決定你的命運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